江之泱泱

【靖苏】{长篇生子}江水泱泱[第一章]

先放预章链接

本章有车,像我一上来就开车的奇葩估计少见

所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正文

-------------------------------------------------------------

第一章 天长地久或有尽 良宵一刻成古今

城墙上烽火连绵一线,梅长苏站在萧景琰身后,看着他红色的太子官服在夜色凉风下翻卷,那人却似乎与浓稠的黑夜融在了一起。

梅长苏自知这恐怕将是永诀,但想来自己这苟延残喘的身体能为天下、为大梁、为他,燃烧到最后一刻,也是值了。

萧景琰听到身后那熟悉的脚步声,心中万千言语涌到喉头,却苦涩地绕了个弯咽了回去。心里暗暗地,他能感受到这是最后一刻,却又倔强地不肯向它低头。从“我想与你携手终老”变成了“希望你看着我开创这大梁天下”,绵绵情话绕了一圈又一圈,仿若这两年两人百转千回弯弯绕绕的试探与揣测。难不成到了最后一刻,面对着他的小殊,他依旧要进退为宜吗?

错过了,怕是终生遗憾。

萧景琰心下突然一横,伴着梅长苏那声柔软的“当然”,他将他剩下的所有话用一吻封在了口中。

漫漫十三年再加上试探隐瞒的两年,冗长的时光在萧景琰吻到梅长苏第一口芬芳即化作绕指的柔情与纯粹的爱欲,让他不禁不断加深着这个吻。

“景琰你……萧景琰…”这大庭广众的站在大梁城墙上拥吻简直疯了不成。活了三十年了还未经人事的梅长苏现在窘迫得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小殊……”萧景琰喘着粗气厮磨着梅长苏的嘴唇,手下却用了力绝不允许他逃开,“我爱你……”

“你!……说的什么浑话?”梅长苏挣脱不开,有些变得气急败坏,“萧景琰你是疯了不成吗?”

萧景琰眸子逐渐深沉:“小殊…这么多年你难道对我半分念想也无?”

“念想个鬼啊!”梅长苏羞得直想爆粗口。

萧景琰更将梅长苏拥得越紧,逼迫着他正视:“无论你是林殊还是梅长苏,你告诉我你对我半分念情也无!”

梅长苏被他的厉色逼迫得退无可退。他何尝看不清自己的心呢?若说在他这漫长痛苦的时光中,蔺晨是潇洒欢乐的源泉,萧景琰便是他心中一切的支柱与渴求,是他心底保留的一线愉悦,更是他每每午夜梦回时想要靠近的光辉。

地狱归来,想要靠近却又灼热着疼痛远离。

萧景琰见他又沉声不知愁思着什么,心下一横笃定得将梅长苏打横抱向寝宫,他向来鲁莽耿直惯了,小殊又不是不知道。

当萧景琰将梅长苏压上床榻之时,梅长苏才徐徐醒觉。他望着身上之人,褐色的瞳孔中满盛着柔情与爱恋,虽说到现在都是这人的一味强硬,可是到了这最后一步,他却永远以他为重。

此般敬重与怜惜,恐此生再难寻觅。

既是万般最后一遭,又何须在乎一切条条框框。

后文走微博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