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之泱泱

【靖苏】【长篇生子】江水泱泱(第二章)

久违的我居然又回来了

本来想要坑掉的,但琅琊榜二唤回了初心啊

靖苏生子实在太少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上文链接


第二章 人生漫漫多歧路 红尘茫茫每自迷

大梁的旗帜随着大风飘起来又落下,就似萧景琰的心随着那个人而起起伏伏。

他终究是挡不住梅长苏的离开的,那是他的梦想与希望,他拦不下也没有资格去拦。而他能做的,就只有站在城墙前,望着那战甲愈行愈远,将几日前那场亲昵揉碎了刻进骨头里。

然而世事总暗暗有那么条规律,你说不清有一种预感时,往往那个预感就会成真来给你看。

像是北境传来的噩耗,像是那一张长长阵亡名单最后的那个名字。

不是因为有预感就能减轻它成真的痛楚,而是因为有预感,又在痛楚上淋上了一层自我悔恨。那一夜的春宵,更仿佛成了鸩毒烙印在萧景琰的身体上,望之思念、触之疼痛。

红尘茫茫,似乎已是再也不见。

琅琊山

“飞流你快别在屋顶上奔了,小心扰了宗主休息!”捧着药碗的黎纲从院落中经过,看见一个蓝色的身影又在屋顶上蹿下跳的。

“不行!追……”飞流一脸慌张地望着身后,随后又一跃而去。黎纲翻了个白眼:“我说蔺少阁主啊,你就不要再招惹飞流了,你也不怕惊扰了宗主。”

只见一身水蓝色的蔺晨吊儿郎当地落在眼前,捋了捋袖子:“我倒是想惊扰到他,好让他能早些醒过来呢!可是你看看,硬是躺了有四个月了,半点没动静,倒是似乎真宽心了。”蔺晨说到最后叹了口气。

“可是,蔺少阁主你不是说因为宗主那个……之后身体里的火寒毒已经去了十之八九了吗?不是应该早就醒了才是……”

“那个什么,吞吞吐吐的不就是小产了吗?你不知道小产最伤身,尽管和火寒毒比起来算是小巫见大巫,那总归也伤身体,睡睡还不成了?唉,不跟你说了,药理对你也是对牛弹琴,哎不过……”蔺晨突然摆出一副八卦的神态,“说到牛,金陵的那头水牛怎么样了?听闻前两日那狗皇帝驾崩了,这两日怕是金陵风云变幻得紧呢吧?”

黎纲摇摇头:“哪里有什么风云变幻啊,飞鸽传信过来说一切仅仅有条,新帝登基后还重设地方官政,更是新建了‘长林军’一支新军,当说一片新气象才是。”

“长林军啊……”蔺晨若有所思地笑了笑,“怕是整个金陵都有了新气象,却还有人走不出来呢。”

黎纲一头雾水:“蔺少阁主你说什么啊?”

蔺晨却是大臂一挥:“没什么!快去问问吉婶,我的粉子蛋好了没有啊?吃了我才好给长苏诊病啊!”说着便朝东厨跑去。

黎纲无奈地摇了摇头,望了望头上明媚的蓝天,仿佛真的一切阴霾都已过去了,江湖潇洒、不问前尘。

当晚,黎纲正要服侍着昏迷的梅长苏喝药时,毫无预警的,那个已经沉睡了好久的人睁开了眼睛,伴着“哐嘡”药碗砸碎在地上的声音,琅琊阁一片喜极而泣得欢腾。

之后,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梅长苏的身体果然眼见着的好转起来,虽说身体已无法恢复武人体质,也常常畏寒,但总是没有了时不时的性命之忧,何况放下了一切忧思的他更是每日闲散自由,与蔺晨一道倒真是游山玩水好不快哉。

“好,如今我们也是去过之前想去的地方了,辣花生你也是吃了个够了,周边的好山好水似乎也游历得差不多了,所以长苏……要不我们再往远点儿走?”蔺晨拍着扇子在房中走来走去,梅长苏在旁剥着橘子笑看着他:“你还想往哪儿去啊?周边游历较多,北方我也是刚回来,那再往南……”突然梅长苏止了话头,默默低头专心对付橘子起来。

“再往南怎么的?”蔺晨丢下扇子坐在梅长苏面前,“再往南就是金陵了,你莫不是怕再去一趟金陵?”

梅长苏对上蔺晨玩味的眼神,不屑道:“我有什么好怕的。”

“好!”没料到蔺晨突然来劲,“想来也是闲来无趣,我还真想去一趟金陵,听闻近来金陵大变,繁盛了许多,我听说过不了几日东海还要派使臣去金陵,这使臣一来二去的也有好几拨了。”

梅长苏抬眼:“你一个堂堂琅琊山阁主什么东西没见过,上赶着凑的哪门子热闹。”

“哎你还别说,我上赶着的还真是个大热闹,听闻此次东海使臣来我大梁还带了位和亲的公主……”蔺晨止住话头,玩味地盯着梅长苏。

梅长苏对上他的眼神:“怎么不说了?”蔺晨翻了个白眼:“听说这可不是一般的和亲,这位公主乃是当今东海国国主的嫡出女儿,相貌出众不说还能骑善马,况且东海那地方养人,那可是个‘清水出芙蓉’……”

“你可行了啊。”梅长苏听不下去,朝他丢了个橘子止住他的话,“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蔺少阁主。”

蔺晨躲过橘子,没好气道:“我有什么好流口水的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我是替你操心好吧?你想想这位和亲公主的身份,大梁如今新帝登基膝下无子,你说会嫁给谁。”

梅长苏垂下眼帘:“新帝登基后宫也总不能只有一位皇后,收几位妃嫔也再正常不过。”

“好好好,就你梅长苏稳得住气。”蔺晨气急败坏,“我有时候真搞不懂你,别人的事你比谁都上心,到了自己身上是能推就推。你别和我说放下了那一堆屁话,是谁背着我让我的鸽子天天来来回回往金陵飞,我知道你肯定早知道此事了,我不挑破你就打算这么藏着掖着吗。”

梅长苏叹了口气:“我累了,蔺晨。金陵的那是是非非我不想再想了。”

“但是长苏你应当明白的,什么叫情根深种,什么叫斩不断理还乱。或许命格中早已经写明了你与萧景琰这头水牛要一辈子纠缠,否则你怎么在北境命悬一线时忽有转机,又怎么会逆天有孕……”

“回金陵吧长苏,第一次你是金陵的林殊,第二次你是苏哲,那第三次就堂堂正正地让梅长苏进京吧。”

tbc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