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之泱泱

暴躁与温柔(池陆 生子)上

本文是池陆生子文

主打日常,池陆婚后向

非ABO生子,世界默认男可生子

别问我孩子哪里来的!我也不清楚,再问爆炸!

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重要的事说三遍

————————————————————————————————

正文


陆离查出有孕那天他才刚刚狂奔完一公里抓捕逃犯。

因着这两天一诺得了个小感冒,实际上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池震不放心依然选择留在家里陪陪小姑娘,顺带整顿整顿自己没空搭理的几个店面。

接到鸡蛋仔的电话的时候,池震正陪着小姑娘玩积木,惊得愣是将手里的一把积木哗啦啦撒了一地:“你说什么?陆离在现场昏过去了?”对上一诺惊恐的目光,池震连忙笑着摇摇头告诉她没事,压低声音问,“怎么回事?好好的难不成中暑了?”

“我们也不知道啊,本来还好好的呢,还朝我们吼着布置任务呢,下一秒就昏过去了。现在我们几个在医院,我怕医院找家属你还是来一下吧。”

池震心里火急火燎的,张口连声喊在厨房烧菜的陆离妈妈:“妈!我去趟医院陆离不太舒服,您看着点一诺啊。”“哎哎!快去快去,是不是受伤了啊?”陆离妈妈抹着手从厨房出来,满脸着急。“不清楚,应该没事别担心我看看去啊。”

虽说池震心里想着陆离应该没什么事,毕竟前天晚上还和自己床上疯呢,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就病了不成,难不成自己把他折腾的太厉害了?......

池震一路飙车赶到医院,迎面对上鸡蛋仔手里拿着几张化验的纸:“陆离人呢?怎么样了?”

鸡蛋仔见到池震却突然面色一喜,想笑又不敢笑的古怪样子:“没事,医生说没事,现在醒了在吊水,说吊完了就可以回家了。”“那怎么好好的还昏过去了?”“呃......”鸡蛋仔攥了攥手里的纸,“哥,你看了可别激动。”“我靠我现在就已经很激动了!”池震一把夺过化验纸,下一秒也险些厥过去——纸上最后写着明晃晃的四个大字,妊娠五周。

在奔去见陆离的过程中,池震只觉得自己心跳的飞快,惊慌、狂喜、担忧矫揉在一起,让池震心里沉甸甸的。陆离对这个意外而来的孩子是什么想法呢?毕竟他们还年轻,工作更是危险重重,况且已经有了一诺这样可爱的女儿,虽然并非池震骨肉,但心中早已经是自己的女儿,万事如此周全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生命打破。

他担心,陆离没有准备好。

他推开房门,本以为陆离会躺在床上,不料进了房间才发现这是一个集体输液室,非常大被隔板分成几格,人坐的满满当当。池震费了老大劲才找到陆离闭着眼坐在靠近窗户的一侧,液体已经挂了三分之二。

“你来啦?”听到池震走近,陆离慢慢睁开眼睛。“这什么东西啊。”池震面色不爽,“怎么把你安置在这儿了,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环境和老年菜市场一样。”

“好了,别抱怨了你不知道现在医院什么情况哪里有床位给你没什么大事的人睡,有个输液的地方不错了。”陆离淡淡道。“怎么就不是大事了?”陆离对上池震的眼,愣是让他把下半句咽了下去。因为陆离的眼圈红红的,勾着一抹淡淡却很温柔的笑:“是啊,当然是大事,孩子他爸。”瞬间,池震也红了眼眶。


池震本来以为自己完全是多虑了,陆离其实本就想要一个孩子了,这次怀孕也算是顺理成章。不料,池震却发现心理上陆离确实想要这个孩子,不想行为上却完全大相径庭啊,莫不是陆离觉得怀孕的是他池震不成吗?

比如说,在确认怀孕的第二天,陆离便在早上七点稳准狠的踹醒了池震轰他起床一起去上班,脑子浑浑噩噩的池震等坐到了车上才反应过来哪里不对。

“我靠!你怎么还去上班啊!”

不料人家淡淡道:“昨天逮捕的那个嫌疑犯还有点问题,今天得审审。”

“省个鬼啊,你不知道自己什么身子吗,不在家歇着审犯人这种事也需要你亲自来的吗?”

“我负责的案子,当然得全权跟进了。”“但你......”“闭嘴吧,我是怀孕不是瘫痪,什么事干不了,你再啰嗦自己回家歇着吧。”

见陆离脸上已有慍色,池震也不敢激怒他,小声叨叨:又不是我怀孕。

到了局里,陆离俨然一副雷厉风行,也不等池震补一补差了两天的案件信息,自己已经坐进审讯室了。愣是让池震在门外跳脚。

“好了省省吧,你光在这里急也没什么用啊。”鸡蛋仔抱着手肘靠在旁边。“我能不急吗,陆离审犯人一向是个什么状态你不知道啊,我就怕等会......”话音未落,只听审讯室传来一声巨响,池震险些跳起来,一脚踹开了审讯室的门。

果然,犯人连人带椅子摔了个四仰八叉,陆离一脸怒意,拽着犯人的领口又给来了两下:“你他妈到底说还是不说!句句鬼扯,糊弄谁呢!”不料犯人可能也被逼急了,突然抬起头就向陆离肚子撞去,池震惊得大喝一声,却见陆离稍稍侧身,犯人一头就拱在了墙壁上,咚的一声愣是把自己撞了个七晕八素。

池震只觉得自己心惊肉跳的,陆离倒是像个没事人一样走了。

难道,怀孕的真的是我吗?


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到了中午,池震已经是晕头转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昨天做了个梦梦到陆离怀孕了,其实陆离好得很。

池震恨恨地打开了热好的饭菜,端上了陆离的桌。“哇,这又是陆离母亲的手艺吧,这么香!”邻桌的同事们全都闻到了味,一个个耸着鼻子朝陆离的桌子上凑。

“羡慕吧,羡慕你们也吃不着。”池震一副贱贱的样子,将筷子递到了陆离手里,“快吃吧,咱妈专门给你准备的,多补补营养。”不料陆离将筷子又塞回池震手里:“不太想吃......”

“这不吃怎么行,忙了一上午了我看着都累了,快吃了饭再休息一会,下午还有的忙呢。真是的我也劝不住你。”

不想陆离更是摇了摇头,甚至捂上了嘴。陆离只觉得眼前的味道冲的很,引得胃里一股股翻腾,呕逆感顺着喉咙不断向上。

终于,陆离一把推开池震,朝厕所冲去。池震被惊了一大跳,慌忙跟进了厕所。只见陆离支着水池犯恶心,身子难受得直颤。“没事吧?”池震忙上前揽上陆离的肩膀,“怎么好好的犯恶心呢?”

不料陆离睨了池震一眼,还没凶起来,又被一阵恶心感打断:“唔......”陆离忙俯下身干呕,却是胃到喉咙火烧火燎的疼,没吐出什么依然恶心的不行。“哎哎!你这不行啊,要不我们去医院吧。”池震搂着陆离,只觉得他难受的浑身直打颤,要不是自己搂着怕是站着的力气都没有。

“没事的。”陆离努力压了压恶心的感觉,“正常的,孕初期都是这样,充其量我这稍微严重一点。”

“那也不能一到饭点就恶心吧,这不吃饭怎么行。”池震忧道。

陆离勾了勾嘴角:“不是到饭点恶心,一直是感觉有点反胃,刚闻到那个饭菜味给刺激起来了。没事了,过了三个月就没事了。”

见池震还是一副皱着眉头的样子,陆离笑了笑:“好啦,回去吧再不回去他们也要担心了。”


Tbc

应该是个中篇,大部分甜,也可能小虐

评论(8)

热度(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