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之泱泱

暴躁与温柔(池陆 生子)中

本文是池陆生子文

主打日常,婚后向

非ABO生子,世界默认男可生子

雷者勿入!勿入!


上文戳头像观看

这次更新有点虐,但绝对是甜的!相信我!

——————————————————————————————————

正文


陆离和池震忙忙碌碌了一天,直到傍晚才堪堪完成手头上的一部份工作。

说来奇怪,本以为陆离抓回来的那个倔强的犯人会是最后的主谋,不料审了一通下来发现那人说话颠三倒四,漏洞百出,摆明了是扔出来的替罪羊。

“唉。”池震在车上叹了口气。

“好好的,叹气做什么?”陆离坐在副驾驶上眯着眼睛,听池震叹气奇怪的望向他。

池震抓了把头发:“我能不叹气吗?我媳妇儿带着我孩子奔了那么大老远抓回来的人,居然是他们故意扔出来的鱼,想想就生气。”

陆离轻哼一声不置可否,也懒得和他计较称呼上的问题。池震诧异地转过头来:“哎?你今天怎么不生气了?”

“我懒得理你不行吗?”

池震皱了皱眉:“是不是累了啊?快到家了,等到了家吃过东西再休息吧,当心车上睡了脖子疼。”

“没事。”陆离摇了摇头,“我靠一会,不然坐着犯恶心。”

“怎么这会还恶心吗?”

“一直隐隐的,不妨事。”

“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反应也太大了。想来你身体一向挺好的,我当反应不会这么大才是。”

“呵,这就要问你儿子了,问问他为什么这么不规矩。”

言谈间,车缓缓驶近了家。停好了车,池震扶着陆离上楼,到了家门口陆离拍掉了池震的手:“别扶了,免得让一诺看了担心。”

池震无奈:“其实告诉咱们闺女也没什么,她应该开心能有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陪她。”

“你想的倒是好,要是一诺问起来小弟弟妹妹怎么来的,你怎么说?”

“该怎么说怎么说嘛。”池震突然不正劲起来,贴上陆离的耳侧,“还不就是我们......”

话音未落,迎头就是陆离一肘击打在肚子上,池震“嗷”的一声,让小小的一诺听到动静打开了门。

“爹地你怎么了?”

自从陆离和池震正式在一起后,陆离便好好找小姑娘谈了一次,小一诺看了两人在一起的状态之后也明白了许多,一开始还怯生生的叫池震“池震叔叔”,到后面不知不觉就成了爹地。

“没事没事。”陆离瞪了一眼池震,拉起一诺的手,“来进去吧,一诺今天在学校乖吗?”

池震捂着肚子一脸哀怨的望着父女两人有说有笑地进了门,自我哀怜了一会才慢吞吞地进了家门。

饭桌上,一诺兴奋地和家人讲今天在学校的所见所闻,池震在听着的同时却注意到陆离不断皱起的眉头和面前几乎丝毫未动的饭菜。

“一诺,别光记得讲话啦,不要忘了把自己的饭吃完哦。”池震提醒道。

“啊好的。”一诺低下头去扒拉自己的饭。

陆离朝池震笑了笑,做了个谢谢的口型,后道:“你们慢慢吃,我还有点工作要做。一诺,记得吃完饭要帮奶奶把餐具收回去啊。”

“好哒爸爸!”

陆离微微笑了笑,撑着椅子站起身,池震也不好去扶他,只得看着他抚着小腹进了卧室。

吃完了饭,池震洗刷了碗筷,又帮一诺看过了今日的作业,才终于得空给陆离热了碗粥进卧室。

卧室中床头灯亮着,陆离却歪着脑袋睡熟了。

池震轻轻的阖上门,不料轻微的声响也吵醒了陆离。惺忪地睁开眼:“几点了?”说着就要起来。

“没事没事,才八点多。”

“一诺的功课......”

“别操心了我已经看过了,如今小姑娘和奶奶在做手工,我看着也没什么事了。”

陆离微微笑了笑:“谢谢你。”

“跟我还客气。怎么样,我看你晚上也没吃啥,就端了碗粥上来你看看你想不想吃。”

陆离点点头:“躺了一会好一些了,晚饭时确实不太舒服。”

“要不咱明天去医院看看吧,好歹确认下小团子有没有事?”

“小团子?”陆离被逗笑了。

“是啊,毕竟现在也不知道男女,要是你说是个女儿,叫她儿子可不是冒犯了。”

陆离被他说的眼睛中都盛满了笑意,本就漂亮的眼睛更是亮晶晶的,挠得池震心都痒了,终是忍不住在他嘴上啄了一口。


早上醒来,池震便打了个电话给局里,告诉鸡蛋仔他们今天他们不来,随便扯了个理由便挂了电话。

陆离这两天都这么难受,池震总感觉心里七上八下的。

不料,两个人都开车快到医院门口了,催命似的电话却来了,打完陆离打池震,显然是出了事。

陆离接了电话,电话中鸡蛋仔的声音非常紧张,报告说他们追查到了嫌犯的踪迹,本打算围捕的时候被嫌犯察觉,逼不得已情况下逃进了一家酒吧挟持了酒吧的客人,看样子是池震的场子。

“快!转弯去你的店!”

池震哎了一声,打满了转盘向现场开去。

果然,本热闹的酒吧门口一片肃清,警车已停满了外围。二人拔了枪进了酒吧的大门。

“不准过来!”

只见那嫌犯顶着一头要挡住下颚的乱发,眼中布满血丝,胳膊死死钳住了一个女孩的脖子,亮闪闪的刀子就比划在女孩的脖子上,已经划出来了几条不浅伤痕。

“冷静,冷静。”池震缓缓道。

“谁他妈要冷静!你们全部把枪放下,再给我辆车!否则,我剁了这个女的!”

“你先冷静一下,我们谈谈好吗?”陆离缓缓举起手将枪放在了脚下。

“谈......谈什么?”嫌犯扯着女孩后退一步,“你别过来!”

“谈谈条件。”陆离放下枪朝嫌犯走去,偷偷给了池震一个眼色。池震会意,也缓缓撂下了枪。

“你想要车是吧?”陆离道,“没问题,我们甚至还可以再给你一袋钱帮你逃出桦城。”

见嫌犯眼中闪过一丝松懈的神色,池震眼色一暗,抽起桌子上的一瓶酒迎头便给了嫌犯后脑勺一下。

一瞬间,女孩的尖叫与嫌犯的痛喝参差披拂,仿佛一瞬间被点燃的炸弹。外面的警察听到动静踢门冲了进来。

池震本以为那一下至少把嫌犯打个软下来,不料脑袋都滋血了依然誓不罢休。最后晃着脑袋朝陆离扑了过去。

“小心!”

陆离防不胜防,下意识往右边躲闪,不想右侧是一个半人高的吧台,陆离的后腰狠狠地撞在了吧台的台角上。

一瞬间,陆离便觉得小腹一阵剧痛,寒意袭满了全身。坠痛连带着意识,便是腿间一股温热。

满额冷汗间,陆离看着池震疯一般冲了过来。

小朋友.......不要.......

Tbc

评论(11)

热度(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