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之泱泱

牛奶咖啡与棒棒糖(巍澜ABO) 上

巍澜ABO

沈巍A赵云澜O

原剧向,有点修改

中篇短期内完结,有车,可能还有生子Play

雷者勿入!!!!



正文

沈巍是一个彻彻底底毋庸置疑的Aphla,只不过随着年岁的增长褪去了属于Aphla的戾气和侵占欲,仿若一枚古玉被时光打磨去了棱角,只剩下温润圆滑的晶莹剔透。

然而,有时候老虎不发威往往被当成病猫。温文尔雅的沈教授从来不在人前释放他的信息素,也从来不对不善的人施以Aphla的威压,他总是温润似水却毫不让步,也往往使人望而却步,敬畏三分。

沈巍越不透露信息素,外界的谣言就传得越凶。理智的学生往往觉得沈巍就是一个普通的Beta,如这万千众人一般碌碌平庸,而那些迷恋沈巍精致容貌的人们却坚定不移地打起了沈教授是个潜藏的Omega旗号,从学生人群队伍不断壮大,学校论坛、校内俱乐部无处没有扒皮沈巍是Omega的“证据凿凿”的帖子,什么有人闻到沈教授身上有牛奶味的信息素啊等等等等。然而,潜藏的扒皮行动在校园内发生了几件重大案件,特别调查组的介入而爆炸式传播起来。

主要原因,是特别调查处的头头是个大众皆知的强Aphla,简直是一个信息味极为浓郁的行走荷尔蒙,自从他来了龙城大学调查,那是到处弥漫着他烟草香的信息素味。况且赵云澜本人也毫不在意,任是大敞着信息素在校园里到处溜达,更甚者是与校园男神沈巍走得极为亲近。从而沈巍是Omega身份就像坐实了一样,两个人互相看对眼了的消息也是龙卷暴风一样传的到处都是。

案子一件件破了,赵云澜与沈巍的关系逐渐亲近。赵云澜也从来没有闻到过沈巍信息素的味道,但偶尔却是能闻到一股奶香,他自己也以为是自己信息素的轻微变化——没错,赵云澜是一个伪装着的Omega。

随着汪徵一事的了结,特别调查处仿佛是战争过后的解放,彻底是歪风打倒了正气,持续了将近一个礼拜的全员混吃等死JPG。

然而虽然是混吃等死,但人人都有那点烦心的事,比如祝红,更是经历了春心萌动到心将死灰的历程,终于是在几次借酒浇愁后打算找赵云澜好好聊聊他两的事。

   “赵云澜!”周五不到下午五点,全体成员都风风火火得打算逃回家去,赵云澜瞅着大家都归心似箭,干脆大臂一挥直接放假。披上衣服正要走,被祝红高声叫住了。

赵云澜一脸痞子笑地转过声来,见祝红似乎有话要说,只得无奈的又脱下外套:“说吧,啥事?”

   “私事。”祝红神情怪异,盯着赵云澜的外套面色不善,“这不是沈教授的衣服吗?”

   “咳,哪有的事这就是我的冲锋衣,做任务那天我看他穿的少,怕他冻着我就给他穿了。”赵云澜挠挠头。

祝红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赵云澜,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对我到底有没有……”

   “没有。”赵云澜打断道,而后柔和下来,“祝红你要明白,你是Aphla我也是,没有可能的,我不能给你希望。”

   “你是因为我是Aphla对我没兴趣,还是因为他沈巍?”祝红眼中一片将要燃起来的怒火。“他沈巍呢!你知道他是什么属性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就可以喜欢他!”Aphla的怒火伴着祝红强烈冰冷的青草味信息素,仿若一把无形的利剑射向赵云澜,瞬间让赵云澜站不稳身子。

   “收起你的信息素,祝红。”

   “你凭什么!”祝红显然已经气红了眼睛,信息素一波一波的冲赵云澜冲来。

赵云澜显然无法抵御这么高浓度的信息素,已经觉得自己棒棒糖香味的Omega信息素正在泄露出来。同时,他还后悔到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因为今天早晨他就觉得自己似乎发情期要来,但想着处里本来也没什么事,家里一时也没有储备好的抑制剂,干脆带着侥幸的心理来上班了,没想到遇到这么个茬。

赵云澜只感觉到体内翻涌而来的欲望和难以抑制的潮热,他深深地喘了口气,攒了一口气就推开祝红冲出了调查处。

街上,赵云澜扶着墙不知前往何处,他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翻涌的情热不断袭击着全身,他已经感觉到下身一片粘腻,腿也软的走不动了。

   “沈巍……”不自觉地赵云澜呢喃出一个名字,后面又被自己着实吓了一跳,虽说祝红是被逼急了胡言乱语,但赵云澜不自知他居然真的对沈巍有如此渴望。不过看那家伙不是O就是B。一瞬间,赵云澜似乎理解了祝红的气急败坏。

  “你,你怎么回事!”

赵云澜如遭锤击,瞪大了已经雾蒙蒙的眼望着眼前俊俏的男子:“沈教授……你怎么在这里?你……”

   “你不会是……”沈巍不答赵云澜的话,见他面色潮红更是直不起身子,甚至一股股棒棒糖的甜香向他猛烈袭来,沈巍差点忍不住对赵云澜做些什么,“你是Omega?”

   “少废话!不想看到我被接上人群上,赶紧带我回去!”

听到这话沈巍呼吸一滞,险些破口大骂,深吸了几口气才按下了把路过的人全部挖了眼睛的暴戾。

待续


我真的不是红姐黑,我超级喜欢红姐的大家相信我!但为了巍澜不得不对不起一秒钟红姐了


评论(16)

热度(1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