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之泱泱

牛奶咖啡与棒棒糖(巍澜ABO)下[1]

巍澜ABO

沈巍A赵云澜O

原剧向,有点修改

中篇短期内完结,有车,有生子

雷者勿入!!!!

---------------------------------------------------------

中(车部分)有小可爱说石墨上不去我就换微博图片了,会被和谐大家尽快

-----------------------------------------------------------

本章有生子 雷者勿入


正文

继沈巍与赵云澜在计程车上一番云雨已经过去一周了,我们人后斩魂使,人前小白兔的沈教授也光荣地被脱去了马甲。两个人腻腻歪歪纠缠了许久,终于在本周三确立了恋人关系。

    好吧,也就生米煮成熟饭后没几天。

    今日一大清早,赵云澜和沈巍还腻在床上。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吻,赵云澜弯了眼角:“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啊,夜来那个‘风雨声’,美人睡多少啊!”赵云澜朗诵的语调让沈巍轻笑的两声,更是微微红了脸颊。

    “哎!~”赵云澜用手指勾勒着沈巍的眉眼,不自觉地感叹,“也不知道我赵云澜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世界,这辈子能让我遇到这样的美人。”

    沈巍闻言垂下了眼眸,似乎欲言又止。复抬起,清亮的眸子闪烁着星星点点的晶亮。愣是让赵云澜手足无措起来:“你......你怎么哭了?别哭啊宝贝。”

    看到赵云澜不知所措的样子,沈巍破涕为笑:“没事,只是觉得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罢了。”“嗯,梦寐以求的‘东西’?”赵云澜话音一转,“我是‘东西’?”

    狡黠的笑容让沈巍无奈地摇摇头,又轻吻了下赵云澜的唇呢喃道:“不跟你玩这个。”赵云澜哈哈大笑,按住沈巍的后脑又是一个缠绵悱恻的深吻,直吻到双方都喘不过气来才罢休。

    一吻毕,沈巍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正要开口:“阿澜......我们做了这么多次都没......”话音未毕,突然被赵云澜急促的手机声打断。赵云澜朝沈巍眨眨眼,接起了电话:“喂,小郭啊。”

    听着电话,赵云澜的脸色逐渐凝重起来,随后挂了电话立马翻身下床:“巍处里出了点事,我得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说是龙城出现奸杀孕期Omega的变态,已经发现三具尸体了。”赵云澜没空与沈巍细说,让一起去处里听听。

    到了特别调查处,赵云澜望着几张犯罪现场图片沉思。其他人倒是在那里不停地窃窃私语,像是正大光明搞处里小团体一样。终于赵云澜忍无可忍,一摆手道:“说吧,你们有什么想法不好意思当着大家面说。”“那个......”林静小心翼翼道,“我们实在是好奇您,是不是标记了三个Omega,会不会是犯罪嫌疑人......”

    “你放屁!”赵云澜一拍桌子,“我怎么标记三个Omega,还...还嫌疑人,我嫌疑你个大头鬼。”

    “那......您身上为什么有之前没有的新的三种信息素味道啊。”小郭怯生生的道,“您看,牛奶味,棒棒糖味,还有咖啡味。”众人随机附和地一起抽起了鼻子。

    赵云澜这才猛然想起自己自从被沈巍标记后信息素味道便不一样了,也没有再喷假的烟草味信息素,因此沈巍特殊的牛奶咖啡味搭配自己的棒棒糖味,可不三种混合的味道嘛。

    小郭猛吸着鼻子:“说实话,您的味道变得更甜更好闻了......””滚滚滚!”赵云澜有些害臊,叉着腰就要骂人。小郭胆小地忙躲在了老楚身后。赵云澜火没处撒,只得暗狠狠地瞪了眼身旁看资料的沈巍,硬是瞪得沈巍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全员看了一上午资料,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这是一个变态Aphla,对孕期的omega有别样的性癖好,作案手法明显带有地星人的异能,往往催眠被害者后进行奸杀。

    赵云澜揉了揉眉心,又不着痕迹地按了按后腰,不知为什么这两天身体格外疲惫,腰更是酸的要命。本身以为是和沈巍做的太狠了,但昨天晚上两个人也就是抵足而眠,怎么今早腰还这么酸呢。

    “不看了不看了!”赵云澜推开资料,“哎呀,这都十二点了。大家都饿了吧,都吃饭去吧。”得了头儿的恩赦,全员瞬间鸟兽般四散开来。唯有祝红留在原地。赵云澜笑笑:“看来你有话对我说?要不,外面一起吃一顿?”

    祝红原本以为赵云澜会和她单独聊聊,没想到现在——祝红盯着眼前两个虽然刻意隐藏但明显甜腻到不行的两人就想把这刚上的一碗面扣在赵云澜那个猪脑子上。

    “头儿,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只是想和你道个歉。”祝红突然开口,“那天.....是我不对,我也想开了,我不该强人所难的。而且,我不知道你是......你懂的。”

    “嗯,我有意隐瞒你们你们也没办法知道。”赵云澜道,“其实,我也很抱歉,我不该对着你的属性指手画脚,多有冒犯也请红姐手下留情。”

     祝红轻笑一声,瞥了眼一旁低着头心无旁骛一心吃饭的沈教授,不得不感叹他的绅士与涵养,也甘拜下风。

    “祝红,我希望我的秘密你能替我保守。”赵云澜眨了眨眼。“你说的是你的属性,还是那个沈教授的关系?”祝红调侃道。“和沈教授的关系倒无所谓啦,毕竟大家都知道我是Aphla嘛,带了这么个美人回家多给哥涨面子。”

    赵云澜一把揽住沈巍,沈巍含笑瞪了他一眼,似乎在警告今晚别想下床。赵云澜讪讪地收了手,朝祝红求救地望去,得到她一个活该的眼神。

    正巧,赵云澜点的海鲜面也上了。赵云澜似乎找到了容他躲藏的地缝,慌忙把整个脸都埋进了面里。沈巍和祝红交换了一个看智障的眼神,没想到赵云澜突然猛地推开面前的那碗面,捂着嘴别过了头。

    “阿澜......没事吧?”沈巍按上赵云澜的肩。“没事,呕.....”赵云澜压下翻腾的恶心感,“没事,可能胃病又犯了,我去下卫生间。”匆忙向卫生间跑去。

    沈巍望着赵云澜那碗平时他最爱吃的面思虑重重,随后跟祝红道:“我不放心他,我去看看。”

    沈巍冲进卫生间,喊了几声赵云澜却未得回应。心下担忧更重,却在突然看见眼前的实物后如坠冰窟——那里有明显的暗能量的痕迹。

    

待续

楼主真是话很多,上中下还完结不了,可能还要一部分233333

评论(30)

热度(1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