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之泱泱

牛奶咖啡与棒棒糖(巍澜ABO)下[3]完

巍澜ABO
巍A澜O
有车有生子
前文戳我头像看(电脑抽了手机发伤不起)

正文
最终, 作死的智障二人组终被抓获。男子被沈巍一个手下不留情扔进了地星的死牢,女子则被清除记忆永远留在了地面上。每每特别调查处想到这个处理方法,都要不寒而栗一下。
    一时间,龙城迎来了少有的太平日子。人们都说,因为那天的一场惊心动魄的黑色浩劫,本图谋不轨的人都一时蛰伏了下来,不敢妄动。这下,特别调查处又一次浑水摸鱼起来。
    这人一闲吧,就容易出八卦。首先是大家都看到的沈巍与赵云澜时时黏在一起像是连体婴儿一样,自然也就推导出了两人的关系。然而随着近几日两人越来越少的出现在处里,每个人都闲不住了,除了知道内情的祝红,所有人都猜是沈教授怀孕了。
    这日一早,赵云澜还没真正清醒过来,就觉得胃里翻腾不止。“唔!”赵云澜忙被圈着自己的沈巍推开,就向厕所奔去。沈巍立刻被惊醒过来,听到厕所传来赵云澜呕得撕心裂肺的声音,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赵云澜没吃什么早饭,只得在马桶前干呕,沈巍泡了一杯柠檬水便进了卫生间。缓缓将赵云澜圈进怀中:“还难受吗?”“没事。”赵云澜费力勾了勾嘴角,接过柠檬水止呕。沈巍仍然是放心不下,摸着赵云澜的小腹:“要不我们还是去医院看下吧,你这胃本来就不好还这样吐个不停的......”
    赵云澜轻笑一声,吻了吻沈巍的脖子:“看什么啊,去了医院医生也没办法,这都是正常现象,别担心了没事的。”沈巍仍然蹙着眉头。
    然而事情果然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孩子似乎嫌弃之前的折腾,死命地报复父亲一般,赵云澜是基本一顿饭也吃不下去,基本上吃了不到两小时再原样吐出来。持续了将近一个月,最终差点吐出胆汁,终于被沈巍压着去了医院。
    面对孕吐,医生也是没有什么好方法的,只得先给赵云澜吊了葡萄糖,之后交代了沈巍做一些清淡的食物,少吃多餐把后面一段时间挨过去。到了四个月也就不吐了。
    于是,沈巍也是请了学校的假,专心在家里研究食谱。从清粥到青菜蛋花粥,手法是愈加熟练起来。赵云澜虽然依然会吐出来些,但总归挨到了四个月。
    这天早晨,沈巍早早的起来准备了止吐的柠檬水,又开了火熬起了汤。却没有听到厕所间传来每日例行的呕吐声。正奇怪呢,赵云澜便拖着拖鞋吧嗒吧嗒走过来了,搂上了沈巍的腰,鼻子却向锅里凑:“煮什么呢,这么香?”“香?”沈巍诧异地转过身望着赵云澜。“嗯。”赵云澜笑了笑,“似乎......恶心的时间过去了,我现在好饿,这个汤如果配上米饭加辣椒炒肉就更好了。”
    沈巍听到果然喜上眉梢,也不知道赵云澜这三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小腹倒是隆起来了,身上却是蹭蹭蹭得掉肉,看的沈巍好不心疼。
    “好啦,我没事宝贝别担心!”赵云澜痞痞地亲吻沈巍的脸颊,“你老公我皮实着呢,小兔崽子奈何不了我!”说着轻轻抚了抚小腹。
    沈巍不自觉轻笑出声:“什么小兔崽子,当心他听到出来记仇。”“怎么会,我儿子没那么小心眼!”
    “你咋知道是男孩?”沈巍点了点赵云澜鼻头,“或许是个让你不得安生的小女孩。”
    “这......”赵云澜还确实没想过这个情况,内心里他一直把肚子里这个当小老爷们,有时候朝小腹自言自语也是很霸气的模样,现在沈巍突然一语惊醒梦中人,倒是让赵云澜手足无措起来。
    沈巍见赵云澜神色有异,问道:“你不喜欢女孩?”“那倒不是。”赵云澜忙道,“只是......我没想到这个,我不会带女孩啊,女孩那个小辫子啊,小裙子啊我根本不懂.....”赵云澜越想到如果女儿出生,就越茫然起来。沈巍见到他这个傻爸爸的样子,只觉得十分可爱,无奈地摇摇头转身去做辣子炒肉了。
    果然,过了三个月赵云澜的胃口大开,基本上一天吃三顿仍然不管饱,晚上还要加餐一顿。沈巍怕他胃一时接受不了,晚上只给做些甜点和粥,赵云澜也能照单全收还吃的津津有味。
    日子就这样很快过到了孩子八个月的时候,本以为一切安好的情况却出了一点小意外。那日,赵云澜接到处里的电话说高层要特派人下来抽查工作,本来懒散的心态瞬间紧张起来,说什么都要出处里一趟。本来因为长时间没事,处里人人都懒得提不起来,处长再不在,那上头的人来简直不能看。
    碍着面子,赵云澜让沈巍用异能隐藏了他八个月的腹部,像是没有怀孕一般纤细。沈巍不放心赵云澜和他一起来了处里。
    处里一见好几个月未见的赵云澜都很亲热,拉着沈巍和赵云澜两个人问东问西,问的最多的就是沈巍到底有没有怀孕。“呃......这个嘛......”赵云澜疯狂朝沈巍挤眼色,沈巍瞪了他一眼,勉强道:“再过两个月你们就能见到粉雕玉琢的小孩了。”
    来不及等其他人疑问声起,就听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员瞬间正襟危坐,赵云澜嘲着他们的两副嘴脸,前去开了门。
    然而,冰封从这一刻开始。
    原来,来检查的人是赵云澜的父亲。
    父亲一副严肃的模样,进来扫视了一圈未吭一声,随后便单独叫赵云澜房中谈话。沈巍担心赵云澜八个月的身子,想要跟上却被赵云澜制止了。“没事。”赵云澜挤出一个安心的微笑,沈巍却觉得心下慌慌。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过了大概不到一个小时,突然听到屋内传来赵云澜压抑的呻吟声。沈巍只觉得天都要塌了,也顾不得其他人的目光就瞬移到了屋内,只见赵云澜捂着小腹疼的卷起了身子,而他的父亲站在一侧看不出脸上是什么情绪。
    “怎么回事!”沈巍急道,抱过赵云澜的身子,“云澜你哪里疼?”“肚子......孩子,动的厉害......”赵云澜疼的喘不过气,只觉得从两个人谈话开始,自己心里就一万个不舒服,也不知道孩子是有感应还是怎么回事,小腹也是一阵一阵的疼。
    沈巍抚着赵云澜的小腹只觉得一阵阵发硬忙,瞬间感觉不妙。也不管是否外人在场,立即瞬移到了医院。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得出报告说是大人受了刺激恐怕要早产。沈巍只觉得手脚都吓得冰了下来,反倒是赵云来在疼痛中足够镇定,还在不疼时安慰两声沈巍。
    然而再如何,赵云澜这胎也实在不顺利,从上午进了医院到深夜产口才开全,大人早已经被耗费的没了力气。“云澜,别忍了,要不我们剖了吧。”沈巍擦着赵云澜额头上的汗,心疼道。
    “你别在这里扯淡。”疼了这么久是赵云澜对谁都没有好脾气,“现在疼了这么久还剖什么剖,你要心疼早干嘛去了。”
    沈巍心里难受,握着赵云澜的手恨不得替他受这份罪。
    终于,在赵云澜要死要活下,在天蒙蒙亮的时候产下了一个女孩。虽说是早产,女孩气力却足的不行,扯开嘴了哭,愣是把要迷迷糊糊晕过去的赵云澜哭醒了。
    “嘿,这小家伙这么有力气啊。”赵云澜诧异道。沈巍接过医院处理好的孩子,包裹在襁褓里的孩子小小的就那么一点,抱的沈巍心惊胆战生怕摔了她。
    “好软啊她。”赵云澜勉强支起身子看孩子,女儿似乎有所感应,止住了哭声缓缓睁开了眼睛,一瞬间赵云澜仿佛被幸福砸中,半晌说不出话来。
    那双眼像极了沈巍,扑闪扑闪直往人心里去。
    赵云澜哎了一声,看了看孩子他爸再看看女儿,道:“我这辈子怕是被这一对眼睛拴牢了。”
    沈巍眼中含泪,俯下身深吻着赵云澜,喃喃道:“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


终于完结啦!
@因为很多人雷纯生过程我就简略了,如果想看可以去点梗
还有想看孕期和与孩子的相处日常的也可以去点梗~~
当然,保不齐我有时间写个日常番外啥的
总之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喜爱!(*/∇\*)

评论(40)

热度(815)